乔治·卢卡斯如何用星球大战征服全宇宙

时间:2019-08-11

  就拿名利双收之作《美国风情画》来说,他身为导演在片场的表现最多只能说是差强人意。基本上每一场戏里,卢卡斯都躲着演员——钻进餐馆柜台的下面,或者趴在车顶上——只让摄影机捕捉演员们自己的发挥。他经常拍着一个镜头就睡着了。“我的导演工作是在剪辑室里进行的。”他告诉朗·霍华德,虽然他的妻子马西娅应他的请求主导了此片大部分的剪辑工作。 1975年,《大白鲨》上映前不久,斯皮尔伯格将电影的作曲家约翰·威廉斯介绍给卢卡斯。卢卡斯后来说,威廉斯的作曲是《星球大战》中唯一超出了他期望的部分。他兴高采烈地通过电话放了一个半小时的音乐给斯皮尔伯格听,斯皮尔伯格崩溃了——威廉斯还必须为自己导演的《第三类接触》谱曲,这听起来像卢卡斯已经把作曲家的最佳作品给榨出来了。从某种意义上说,他是对的。威廉斯的音乐常常被影迷尊崇为《星球大战》的“氧气”。 尽管《星球大战》系列尚未征服中国观众,但这个四十年的老IP已经在全球狂揽四百亿美金、并仍在证明自己的持续吸金能力,值得人们对卢卡斯一探究竟。 地点:建投书局·上海浦江店4F传记图书馆虹口区公平路18-8嘉昱大厦一层 中学美术课老师记得他总是画“太空战士”的图画用来交作业,卢卡斯的第一任妻子玛西娅也回忆,他们第一次认识时,卢卡斯就喋喋不休地谈论自己的太空战士设定,他闲暇时不爱参加派对,喜欢躲在宿舍手绘脑海中各种太空战士。 1956年,是他12岁生日聚会,卢卡斯在莫德斯托的州立影院看了电影《禁忌星球》(Forbidden Planet)。“他确实被那片子迷住了。”发小梅尔·切利尼还记得那场生日电影,“我们只是享受影片。他却在向影片学习。” 认生且害羞、缺乏攻击性、热爱幻想,也坚忍不拔、痴迷于速度、对人生有很强的紧迫感——这一切合成了“标准卢卡斯风格”。在1962年暑假出车祸之前,卢卡斯一直沉迷于改造汽车和赛车,甚至想成为职业赛车手。车祸的鬼门关前转了一圈之后,他决定把劲头儿转到更安全的方向上,在社区大学进修了人类学、社会学,最终考上南加州大学电影学院。 目前没有迹象表明卢卡斯跟这位维德有任何关系,但卢卡斯有一次说,他想到“达斯”这个名字之后,试了“许多的姓,维德啊,威尔逊啊,史密斯啊”。莫德斯托镇有很多人姓威尔逊和史密斯,但是没有几个姓维德的人。 人们常常忽视,弗朗西斯·科波拉、马丁·斯科塞斯、史蒂夫·斯皮尔伯格、布赖恩·德帕尔马这些成熟可靠的“文艺片”导演,在20世纪60年代也曾跟卢卡斯一起混迹在漫画书店里,阅读科幻小说,试图让太空电影取得进展。 那可不是一部动画片,描写聪明的乌龟在降落的时候隐藏在壳里,而是讲述了两个小学生,他们“无论去哪里、做什么,都时刻记住如果爆炸应该如何应对”。“我们时时刻刻都在做躲避和掩护的演习,”卢卡斯回忆道,“我们听到的都是什么建立辐射庇护所、世界末日、又有多少核弹造出来了。”所以难怪他会说长大成人是“可怕的”,并说他“总是在小心提防那些潜伏在角落里的邪恶怪兽”。 1999年到2008年的前传三部曲,不仅剧本对白写得寡淡无味,连他最拿手的剪辑和视觉效果也无法再超越正传三部曲的成就。卢卡斯在属于自己的车道上慢了下来,此后,他再也没有执导新的电影。 除了EC 漫画,卢卡斯的最爱还有《飞侠哥顿》(Flash Gordon)系列和《疯狂》(Mad)杂志。积累百年的欧美太空奇幻文学作品和20世纪50年代丰富的太空奇幻题材电影、电视、广播资源,是卢卡斯孕育灵感的沃土。 这次我们不但邀请到几位骨灰级星战迷担任现场嘉宾,更有501军团中国驻防军和义军联盟中国基地的成员现场整装助阵!现场还有许多欢乐丰富的互动环节,星战迷们,快来吧。 2012年,迪士尼以40.5亿元收购卢卡斯影业,“造物主”退出了他深爱近四十年的项目,或许他决定退休了,或许他在找回自己的劲儿,准备投入新的电影项目。 《展望生活》给予卢卡斯极大的自信,也让他明白,非凡的剪辑才能是自己进入电影行当的核心竞争力。他毫不犹豫地抛弃了表导演课和剧本写作课,加紧马力转到了剪辑这条赛道上,又拍出了15分钟短片《THX》。 当时,作家约翰·沃瑟曼看完影片在评论中写道:“在我们所有人的心里,都有一个梦想着神奇生物和异想天开冒险经历的孩子。” 像所有横空出世的商业片黑马一样,《星球大战》系列也有一位性格坚韧的创始人顶着重重压力将它推入大众视野—— 尽管他对这部电影能否跟迪士尼电影表现一样好依然缺乏信心,《星球大战》已经准备好抓住全美国的心了。 除了这些一起合作、共同成长的导演们,卢卡斯的影响力对科幻/奇幻类型片导演尤为深远。英国导演雷德利·斯科特、墨西哥导演吉尔莫·德尔·托罗、法国导演吕克·贝松、新西兰导演彼得·杰克逊,都坦言自己的佳作直接或间接得益于《星球大战》的走红。 不过,除了战争阴霾和学校凌霸,卢卡斯似乎没有遭受更多的苦难。他动手能力和想象力都很出色,经常和朋友们一起做些创造性的事情,比如建造玩具铁轨和举行后院狂欢;8岁的时候,他们用电话线的卷轴做了一个过山车。“我喜欢建造东西,”卢卡斯在2013 年回忆说,“木作啊,树屋啊,棋盘什么的。” 斯科塞斯正在从伟大的偏执狂科幻作家菲利普·K.迪克(Philip K. Dick)的作品中寻找制作影片的选项,而德帕尔马正要将阿尔弗雷德·贝斯特(Alfred Bester)的科幻经典《被毁的人》(The Demolished Man)改编为电影。这些优秀导演中,有不少与卢卡斯保持多年友情,在良性竞争中提升自己的电影水平。 孩子们会喜爱太空战士、西部牛仔等种种为大人所不齿的想象,但也可能会被色情、毒品、享乐主义和虚无主义带进成年人世界的另一面。卢卡斯借《星球大战》表达,你还有更强大的潜力,你可以与宇宙中更伟大的力量联系在一起,成为更好的人。 可以说,乔治·卢卡斯就是怎样征服世界的,《星球大战》就是怎样征服世界的。尽管凡人总有一天得停下脚步,目送《星球大战》——这个永恒的存在——继续书写历史,但至少卢卡斯为传奇系列写就一个有力的开头,使我们对一段充满勇气、速度、情谊的冒险念念不忘。那就是我们自己年少时最想沉浸其中的故事。 他不热衷于抛头露面,但公众形象非常有辨识度:安静地站在房间的某个角落,双手插在牛仔裤前裤袋里,穿着法兰绒衬衫和牛仔靴,胡子和头发十分浓密,表情是“毫无瑕疵的礼貌和难以接近的距离,仿佛怕你问出不合时宜的问题,或者是要求一笔贷款”。 因执导青春片《美国风情画》(American Graffiti)一炮而红后,卢卡斯收到大量青少年的来信,讲述《美国风情画》使他们放弃沉沦于毒品,重新出门社交。“它真的使其中的一些人走上正道。”卢卡斯说。 卢卡斯花大力气成立工业光魔,或许是因为特效部门让他更自在些,待在充满真人的片场,他每分每秒都压力过载,连拍摄《星球大战》的外景时也不例外,斯皮尔伯格记得他杀青后双脚浮肿、消瘦郁郁。卢卡斯急于听听朋友们对《星球大战》的意见,于是自己把二战空战镜头剪辑进片子,代替尚未完成的飞船战斗特效镜头。同样身为电影从业者的朋友们看得一头雾水、无言以对。 短片的最后是字幕“谁在求生?”和“结束?”。短片在世界各地的学生电影节共获得18 个奖项,让他从默默无闻的“宅男极客”变成学院的明星学生。 卢卡斯在大学时代因《THX》结识斯皮尔伯格,他俩性格更加相似:两个都是无情的完美主义者,却又顽固地保持住了一种孩童般的好奇感。1953年的达菲鸭(Daffy Duck)动画片都是他们的最爱。 胶片上随机的数字和字幕、背景音里一架管风琴轰鸣着低沉又不和谐的音符,则是这部粗糙的学生电影创造的新美学价值:观众沉浸在影片的气氛中,仿佛变成了偷窥者,是片中监控机器中的幽灵。这部短片超出学生电影的平均水平好几光年,再次让卢卡斯拿奖拿到手软。 牛仔漫画、爱情漫画、恐怖漫画、幽默漫画、科幻漫画……层出不穷,卢卡斯畅游其中:漫画极具视觉效果,漫画狂野、恐怖、搞笑,漫画拓展边界、反抗权威和远离世俗。10岁时,卢卡斯已经是个胃口很大的漫画迷了,当时收藏的漫画多达500本,需要一个房间来收纳。 斯皮尔伯格拍摄《大白鲨》时,卢卡斯曾花了一些时间到洛杉矶来帮助给经常出故障的机械鲨鱼拍摄特写镜头,其间他曾经短暂地被卡在鲨鱼巨大的灰色大嘴里。斯皮尔伯格抱怨自己被邦德的制片人卡比·布罗科利拒绝了三次,怕是无法执导一部007电影了,卢卡斯向他分享了“印第安纳·琼斯”系列的创意,斯皮尔伯格得以拍摄了“没有武器装备的詹姆斯·邦德”。 卢卡斯考虑将卢卡斯影业卖给迪士尼时,认为需要一个人接替他,保持《星球大战》原本的特色,最终,他选择了凯瑟琳·肯尼迪作为接棒者,协调迪士尼与卢卡斯影业的关系。2015年至2019年,《星球大战》“新三部曲”陆续上映,不知道卢卡斯对肯尼迪的工作是否放心。 2月23日(周六),局君带你读传记线下第二场活动,我们将和大家分享这本“传奇背后的传奇”——《星球大战如何征服全宇宙》! 卢卡斯从斯皮尔伯格对彼此最长远的馈赠,可能是凯瑟琳·肯尼迪——现任卢卡斯影业的CEO。当时,肯尼迪跟丈夫一起经营着与斯皮尔伯格共同创办的安布林娱乐公司,并且作为制片人已与斯皮尔伯格合作多年。 科波拉和卢卡斯这对朋友的感情非常好。他们都讨厌好莱坞,想要破坏工会那食古不化的结构,摆脱那些老古板的制片厂老板。为了赚足够的钱拍他们想拍的独立电影,科波拉不得不接下他们最讨厌的旧好莱坞项目《教父》,而卢卡斯帮这部片子剪了一场张力十足的医院戏。 《星球大战》是卢卡斯执导的第三部电影了,大家受不了他像拍学生影片那么自由随意地处理素材,尽管他的剪辑能力和剪辑思维超群出众,也必须老老实实学会写电影剧本,或者请专业的编剧审读、润色剧本。卢卡斯写得苦不堪言,声称“纸上都是我的血”。尽管如此,第一稿完整的《星球大战》剧本有191 场戏和3.3 万字之多,换算成成片大约是3小时10分钟之长。 幸好《星球大战》火遍欧美,他再也不必非得执导筒了。但在接下来的三十多年里,《星球大战》也成了一份责任,控制了卢卡斯的生活。每一部新“星战”电影的首映日,宝冠剧院前人们排起长龙的神话都在重新上演。《星球大战》的吸金能力太出色,卢卡斯无法抵抗金钱的诱惑,而他付出的代价也相当巨大。 斯皮尔伯格和卢卡斯通过《大白鲨》和《星球大战》,为好莱坞创造了一个新的吸金流派:暑期大片。或许由于这种相似性,两个朋友之间还有一些竞争意识,用“高预算商业科幻大片”不断刷新彼此创造的票房纪录,但他们也帮助着对方。 名利双收之后,他与“电影学院派”同侪们分道扬镳,变得更低调神秘,将大部分时间精力用来维护和扩展《星球大战》幻想世界。随时准备着奔跑 为了生命的呼喊。他和他的维护《星球大战》的方式时常引来颇多争议,却也是“《星球大战》为什么能征服全世界观众”的关键答案。 1977年5月25日,宝冠影院门口的观众大排长龙,此后一星期里,电视节目里的受访者们以体育赛事般炫耀的口吻说自己看了20遍《星球大战》。卢卡斯心里划定的受众——10到14岁的孩子们——在那一天恰好要上学,所以《星球大战》的走红,很可能是因为它唤醒了成年观众心里的“孩子”。 彼得·杰克逊说:“作为一名电影制片人,我对乔治·卢卡斯的感激和尊敬是无限的。在《星球大战》之后的几十年里,乔治利用自己的资源开发了数字特效、数字剪辑、数字音效和数字摄影。他为我打开了大门,让我以一种在《星球大战》之前几乎做梦都想不到的方式制作自己的电影。只有乔治推动的这些技术进步,才使我能够将图像直接从想象中转移到屏幕上。” 卢卡斯在电影学院的第一部作品是1分钟的短片《展望生活》(Look at Life)。他从《展望》(Look)和《生活》(Life)两本杂志里剪出最喜欢的图片——亚拉巴马州咆哮的狗、马丁·路德·金博士、三K 党徒、赫鲁晓夫、越战士兵等——让它们配合音轨上急切的桑巴旋律,快速接连闪现,每个画面有5帧,这个剪辑速度以今天快节奏网络视频的标准看来也不乏震撼,而在1964 年,简直就是极速了。 从左至右:马丁·斯科塞斯、史蒂文·斯皮尔伯格、弗朗西斯·福特·科波拉、乔治·卢卡斯 漫画是卢卡斯童年不可或缺的精神养分,尽管当时他并不知道1954 年是漫画历史学家口中“战后黄金时代顶峰时期的末尾”:超人和蝙蝠侠正处在他们的第二个全盛十年的初期,漫画的主题也多样化了。 闲人2011年加入501军团中国驻防军,现任军团公共关系官,兼中国驻防军公共关系官、人事官,热心于星战活动和粉丝群体服务,支持星战文化在中国的推广。 1944年5月14日,他出生于加利福尼亚州莫德斯托小镇一个富裕的犹太家庭。虽然他衣食无忧,拥有的玩具比镇上每一个孩子更多更好,困扰也依然存在。在上小学的年纪,卢卡斯就成了第一批观看民防训练电影《卧倒并掩护》(Duckand Cover,1951)的学生。 卢卡斯一直很清楚《星球大战》要做什么:“我在开发童话故事的集体潜意识。”他归纳得非常准确了。 《THX》是一部科幻片,讲述一个男子逃离未来乌托邦世界的控制。这部短片不需要演技,男主角戴着遮住半张脸的头盔,追逐他的监控人员们则由海军士兵本色出演即可;卢卡斯也没写一句台词,而是扭曲处理了人声,故意使很大一部分的对白难以辨别。 科波拉曾经向卢卡斯提议,两人联手建立一个以原力为教义的真正的宗教。这个提议使卢卡斯有点担心他这位朋友的精神状况是否正常。 这对好友的性格完全相反:科波拉圆滑、急躁、沉迷女色,身材魁梧,胡子拉碴但粗犷英俊——基本上就是汉·索罗了;卢卡斯安静、谨慎、远离诱惑,会因为妻子讲黄色笑话而脸红——卢克·天行者。科波拉比卢卡斯大四岁,更像一位导师和兄长,他坚持认为,导演必须学会写剧本。 这个拘谨男人的童年约等于《星球大战》的前史,《星球大战》或许不容易理解,但你一定能理解卢卡斯这个人。 徐辰网名“范克里夫大尉”,影史爱好者、译者、自由撰稿人,同时也是《星球大战》同龄人,八岁入坑,一发不可收。译有《星球大战:千年隼号完全图解》、《星球大战:死星完全图解》。 卢卡斯给他看了自己写的剧本草稿,吓坏了科波拉:“你是对的,你真不是这块料。”但科波拉依然扮演着啦啦队长的角色,一直在给卢卡斯鼓气打劲儿。所以,当科波拉拍摄《现代启示录》预算严重超支时,卢卡斯给他打了一些钱,甚至计划好帮他剪辑一部分镜头素材。 作为一个骨瘦如柴、沉默寡言的孩子,卢卡斯偶尔会被学校年长强壮的孩子们欺负,他的鞋子被抛在草坪洒水机上。那时候,莫德斯托镇有一个强壮的大孩子叫加里·雷克斯·维德(Gary Rex Vader)。 有一次,这个小男孩走在一条小道上,遇到了一匹马。他想和马说话,于是他坐在一块石头上,但石头上面有一只蜜蜂。 从前在轰鸣之乡,有一个小男孩走路总是慢吞吞的。轰鸣之乡所有其他人走路都很快。 《星球大战如何征服全宇宙》一书不仅收录了电影和粉丝活动的所有来龙去脉,更有趣部分是还原了一个非常亲切真实的乔治·卢卡斯。 孩子们的经历深深地触动了他,促使他想知道,一部优秀的老式冒险电影能为年轻的孩子们做些什么。卢卡斯开始全身心写作《星球大战》的剧本,他的成年朋友们都理解不了这个幼稚的故事,但孩子们却心领神会,其中包括了弗朗西斯·科波拉的儿子——10岁的罗曼和12岁的吉安-卡罗这样的小孩。卢卡斯跟他们讲了《星球大战》的故事雏形,在大人们还不理解的时候,他们就理解了。 朋友们的困惑也可以理解。像卢卡斯这样跳过剧本、故事板、视觉概念设计等环节,直接剪辑拼凑出脑海里的人物、声画和节奏,来向业内人士“卖安利”,不太符合好莱坞电影工业对一名成熟的科幻/奇幻类型片导演的要求。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澳门百家乐玩法